秋水微澜

多媒体音乐话剧《琥珀》观后记
《琥珀》出生十年了,五年一版。由一版的刘烨、袁泉;二版刘烨、王珞丹;本次的张弌铖与孔雁三种组合三次走到观众面前,每次都以爆棚的票房为她的独特魅力覆上更加神秘的面纱,让我这恐龙级的食古者动了蠢蠢之心,打破常规的混在原本是年轻人的场子里十分投入的跟随剧情与表演者的情绪起伏沉沦了两个小时。只有两个小时吗?有关灵魂的触动应该如阿尔卑斯山脉那绵长起伏的恒远存在着,且随时间与风云的变换一坡胜一坡的演绎出不同的幻彩。
剧情不复杂,是一个有黑色幽默和后现代调侃头衔的美丽的爱情故事,然而她又以强烈的批评色彩和前卫的表现形式让你体会残酷的人性弱点。无论是对当前文坛扭曲的以身体写作的作家,还是对无惊悚不成文的舆论制造者都有鞭挞。以我一井底观天之目,恐难细数渊深。戏剧的最大魅力在于现场的质感,即便是原班人马的每一次演出,主题不变,细微的演绎总会不同。这便是你一定要去现场的理由。
故事情节由一颗移植的心脏掌控着,它让玩世不恭的男主颠覆了本性,它让表面平静内心炽热的女主成为狂情少女。而舞台又充分利用神秘的艺术氛围将现实与超现实,世俗场景与抽象心灵混搭的方法,将你的视觉带入感觉,不无一种魔幻的、荒诞的张力。
最后臆想一下作者:据说创作此剧时她是准妈妈,是这个头衔让她一改悲剧初衷,让结尾有了希望。感谢母亲的赠予,希望再渺小也是希望,希望应该是永恒的。

备注:现场不能拍照,开场前明知故犯了一张,睡醒后与晨光抢了一张。